当前位置: 首页 > 基础教育 > 正文

7.语文教师:阅读素养卡在哪儿

时间:2019-09-24 来源:www.hbzjw.net 点击:1601
  

语言老师:阅读识字卡在哪里?

王德令

视觉中国照片由

在基础教育领域,“核心素养”是一个非常热门的词。针对语言教育,教育部于2017年发布了新的高中语文课程标准,该语言学科的核心素养包括四个方面,即语言建设与应用,思维发展与促进,审美欣赏与创造,文化继承和理解。这是分解后的核心素养,这四个方面与阅读素养的培养密不可分。阅读是实现这四个素养的基础。简而言之,语言教育是一种发展听力,口语,阅读和写作的能力。作为母语学生,听力和口语训练可以从家庭和社会中自然地学习到,而阅读和写作则需要在专业老师的指导下进行。可以说在整个基础教育阶段,学生的语言学习很大程度上是对读写的训练,尤其是在高中阶段。如果延伸到大学阶段,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本科生作为“准教师”,他们的核心素养也可以归因于以上四个方面,读写能力的培养也是重中之重。

语文教师的阅读状况

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我们专注于提高中小学生的核心素养,特别是阅读素养,而忽略了中小学汉语教师应具备的阅读素养。在首届语言教育论坛的近期研讨会和北京联合大学师范学院中文系主办的“汉语教师核心素养的培养与建设”中,一些语言教育专家直言不讳地指出,汉语教师的核心素养是阅读素养。

目前,国民的目前阅读情况并不乐观。根据调查,从幼儿园到小学,再到初中二年级,这是一个人一生的阅读高峰。第二年第二天之后,成年人不读书的现象非常普遍。业余时间刷微信已经成为最常见的“阅读”方法。不可否认,微信是最便捷的交流方式。有一些微信公众号,也有一些标准的文章。但是,微信文本毕竟是一种轻松阅读,既有趣又娱乐,它与经典文本相去甚远。

作为教学的主体,汉语教师的阅读现状如何?在这次研讨会上,温大学教授温汝民的演讲题目是“汉语教师读书的种子”,他强调:“我们做了一次大数据调查发现,中学教师的状况现在很糟糕。许多老师是专业阅读。他们必须为明天的课程做准备,而且他们会很快找到外观。这样,基本上不需要额外的阅读。”现在,老师的阅读不好,老师的阅读没有。他整天都在阅读《家庭》《读者》《意林》这样的杂志,然后看一点韩剧,关于这些事情的八卦,他怎么教语言?”温汝民主张:“我们的师资教育,我们的中文系,我们必须找到一种方法,使更多的书籍和好书成为汉语教学的鼻梁。” “我们的语言老师必须做阅读的种子,老师不能阅读,从这位老师的眼睛可以看得到。这有点夸张,的确是这样。看了很多书的人都不一样一些老师讲的书很多,很基础,很沉重,有些幽默,对学生也很了解,但他的演讲似乎并不擅长。和所谓的流行示范班一样,但是学生喜欢,甚至学生都想要这样的老师。因此,老师的阅读很重要,老师不学习,很难训练学生成为喜欢读书的人。”

选择阅读内容

中文老师的阅读是如此重要。下一个问题是,中文老师需要读哪些书?如何阅读它们更有效?

作为一所师范大学的中文老师,我认为语言老师的阅读是第一本读经典的书。经典文本经过时间冲洗,经常被阅读和更新。美国作家杰克伦敦曾经是一个文学青年:他宁愿读一本拜伦或济慈的书,也不愿读一千本杂文杂志。因为在文学杂志上发表的文章大部分都是永恒的,没有时间的考验,所以它们与经典著作相去甚远。

面对浩如烟海的文学作品,文学作品如此之多,如何选择一位老师?以阅读中国现当代文学作品为例,最理想的方法就是根据文学史寻找优秀作家。代表工作进行系统的研究。当然,对于在校本科生的“准教师”或在职语言教师而言,这都是一个耗时的阅读项目。特别是对于从事繁重的教学任务的语言老师以及作为班级老师来说,这样的阅读计划是不可能的。对于在职语言教师来说,最可行的方法是先阅读已选课本的经典作家的代表作品,并熟悉这些作家的整体创作风格。如果这样做,老师将对课本有更多的三维理解,并且不会过多地依赖于教学参考书。它将对文本形成独特的见解,甚至纠正教科书或教义中的错误以理解文本,并避免谣言。

以中国现当代文学为例,如果老师选择进入中小学教科书,如果老师不做延伸阅读,那么在组织教学时就会被拉长。例如,肖宏《一条铁路的完成》选择了2009年版的北京高中课程改革实验版教科书作为工作。这不是萧红的代表作,但在萧红的反帝爱国方面尤为突出。如果老师没有读过萧红的代表作《呼兰河传》,他将不会知道萧红的作品中最令人着迷的是生活的诗意表达,生活的存在以及对麻木的善意批评。例如,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诗被选入几种中文教科书中。在文本的引言中,这首诗被解释为温暖而阳光明媚,这归因于诗歌和距离的主题,类似于灵魂的鸡汤。如果您熟悉海子的生活和诗歌,您会知道这不是一首温馨的诗。它表达了一种悲伤,无助,悲伤和徒劳,这在日常生活中很难说出来。整个语气非常难过。诗歌的每个部分都是“从明天起成为快乐的人”,这表明现实的不幸和残缺。这种不快乐只能依靠明天浪漫的想象来画蛋糕来填补饥饿,这将创造温暖和浪漫。什么?可以想象,如果一位语言老师仅遵循字面理解,仅根据教科书给出的阅读技巧来解释这首诗是非常错误的。

语言教师是否必须阅读大量的课外经典著作,在这次研讨会上有不同的声音。首都师范大学张斌夫教授认为,汉语教师的阅读是很重要的,但是阅读教材是第一步。如果教材阅读不当,教学将缺乏针对性,教学效果将大大降低。他说:“我们的老师应该从学习课本开始,而不是在课本之外阅读很多东西。这些东西当然可以反馈您的教学,但是您必须先阅读课本。”例如,一年级中文教科书《荷叶圆圆》中的文本说明了该文本中包含的生命逻辑。如果不读课文,老师会犯逻辑错误。

回到出发地

那么,下一个问题是,如何阅读?什么方式阅读?

当前的汉语阅读教学中存在很多误解。一种是迷信阅读书目。确实,阅读书目非常重要。在出版物时代,在每年成千上万的小说时代,筛选和过滤劣等书籍非常重要。近年来,许多中小学和大学都为学生阅读书籍。这是一件好事,表明整个教育界都非常重视阅读,表明社会对阅读的渴望很高。问题在于,各种各样的参考书目使我们的阅读变得难以预测,格式越来越多,我们的阅读已成为一种规定性的行为,我们失去了自由选择的权利。许多语言教师每天盯着推荐书,而不是根据自己的阅读兴趣来选择,这不可避免地影响了阅读动机的持久性。

第二是迷信阅读。中文教育专家设计了多种阅读方法,包括阅读,无声阅读,精读,略读,速读等。这样,看来学生和老师根本无法学习。在他们有资格按照所谓的专家所规定的方式打开书本和阅读书籍之前,他们需要接受各种指导并听取许多讲座和培训。就像目前倡导的“阅读全书”一样,这是一个很好的阅读倡导者,但是一旦这一概念形成格式,它将通过培训得到推广,阅读路径和方法将束缚于读者的手脚。语言老师学到了屠龙的知识,但他陷入了混乱。人们不禁要问:在无休止的阅读方法的指导下,阅读的平静与美丽是什么?

实际上,阅读需要回到最初的常识,不应被所谓的阅读方法绑架。以文学阅读为例,阅读的本质是一种美的享受,与大师的对话以及无限的情感魅力。阅读不是很多技巧。真正有效的阅读是进入一个领域,这是一个没有任何功利色彩的美学领域。举例来说,如果我们打开《诗经》,请阅读开口《关雎》,当眼睛扫过一句经文时,由单词触发的心智震颤就会浮现在脸上,而那个转向侧面的年轻人,那位女士的想法充满了我们的心。超过两千多年的美丽爱情,仍然使我们所有人着迷,陶醉其中,挥之不去。

在这里,我想强调免费阅读的重要性。当然,根据权威专家推荐的书目阅读是捷径,但是免费阅读通常可以真正激发阅读兴趣并取得最佳效果。温汝民教授在演讲中说:“不要完全阅读考试,也不要完全指向写作。为什么学生现在不喜欢阅读?因为目的太强烈,他不喜欢阅读。给学生自由的空间阅读,即使你不能给80%,90%,也给他20%,30%。没有自由,就没有兴趣。你规定写文章后,你的出发点是好的,但他只需要承担这项任务并读到兴趣。它将减半。我们已经对此进行了实验。”

只有解决阅读问题和阅读方法,才能培养汉语教师的阅读素养。在阅读的基础上,“腹部有一首诗”,将在此基础上有效地培养汉语教师的核心素养。

(作者是北京联合大学师范学院中文系教授)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