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教研园地 > 正文

保安获无罪判决书 因无法消除的刑拘记录挡住就业路

时间:2019-09-21 来源:www.hbzjw.net 点击:1515
  

4年前,在与同事发生争执后,北京某单位保安队长张惠鹏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刑事拘留。在经历了两个法庭的四次审判后,他被判刑一年。被高等法院宣判无罪。在此期间,张惠鹏被拘留一年,取保候审。今年9月,他获得了国家赔偿决定。

如今,张惠鹏希望回到原来的保安公司上班,但按照保安行业的规定,他在公安网上的不良记录需要先清除。派出所表示,其犯罪记录可以删除,但是否删除刑事拘留记录需要上报。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刑拘记录作为公安掌握的信息,可以删除。目前,还没有明确的规定。但在接到张惠鹏反映的问题后,警方高度重视对如何处理的研究和探讨。

释放后长期失业

去年年底从看守所出来后,33岁的张惠鹏长期失业。他没有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半年来,他除了每天在西单、陶然亭公园唱歌、生活外,其余时间都在法院和派出所之间奔波。他只想取消网上的不良记录,尽快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

今年6月19日,张惠鹏终于等到法院宣判无罪。这意味着“战斗取得了基本胜利”,于是他迫切需要解决工作问题。

张惠鹏入狱前在北京一家保安公司工作。现在,他还想回去工作。不过,根据国家《保安服务管理条例》规定,他不得担任保安,因为他因故意犯罪而受到刑事处罚。于是,为了回去工作,他开始努力消除自己在网上的不良记录。

7月31日,他回到家乡黑龙江省汤原县吉祥乡,颁发无犯罪记录证明,但仅证明他在居住期间没有以前的记录。如果你想回到最初的安全公司工作,这个证明不是很有用。由于保安公司行业的特殊性,他还可以在公安网内的刑事拘留记录公司中发现,不可能通过政治审查。张惠鹏回到原来单位工作的希望可以忽略不计。

张惠鹏是他家里唯一的儿子。他的父母在东北农耕。初中毕业的张惠鹏曾在家乡乡村乐队担任主唱。他跟随乐队前往城镇和村庄进行各种婚礼庆典和其他场合以赚取生活费。 2008年,张惠鹏来到北京,进入保安公司做保安; 2011年5月,张惠鹏及其同事因担任内部事务而在保安公司宿舍内搬迁; 2013年,张惠鹏因“故意袭击”一年被判入狱。

在获得无罪判决后,张惠鹏试图找到手机销售工作,但销售时间长,工资不稳定。张惠鹏没有做太久。从看守所出来后,他基本上没有回家。 “我脸色沉重,我不想回去。”

他决定向法院申请国家赔偿。 7月7日,他提出申请,除了工伤赔偿和精神损害赔偿外,还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恢复工作。 8月17日,一审法院正式接受了国家赔偿申请。

法院驳回了“取消不良信息”的申请

9月14日上午,张惠鹏和北青日报记者一审来到法院。法院主要负责处理国家赔偿。一周前,在他的生命压力下,他被迫向法院申请司法协助。

“评委们的态度非常好,这让我很感动,”张惠鹏说。 “他们给了我无罪释放,我非常感激。”

这次张惠鹏没有跑白,他获得了1000美元的救助。然而,让他更担心的是他重返工作岗位的问题。

“我们已经打电话给这方面的雇主了,由他们决定如何处理它。”翟某是法院审判和监督法庭的一名职员,回答说:“取消记录的工作不适合我们。我们只能发信给检察院和公安部门,让他们尽快处理。”

翟说法院不能凭空发信,需要附上国家赔偿决定。他告诉张惠鹏,法院只有在作出国家赔偿决定后才能考虑向检察院和公安部门作出书面赔偿决定。

9月18日,张惠鹏收到法院关于国家赔偿的决定,总额超过10万元。但是,法院驳回了他的“恢复法院工作,协调公安和检察机关撤销互联网上的不良信息”的申请,理由是“因为《国家赔偿法》没有相关规定,所以不是合法”。

国家补偿金额也低于他的预期。他申请了40多万元,但法院判给赔偿金10万多元。张惠鹏说,他可以“无视钱”,但无论如何,他必须先回去工作。

是否可以消除刑事拘留的记录是不确定的。

张惠鹏不得不回到他处理案件的派出所。 “你又来了。你上次没有清楚地解释清楚吗?如果你没有清楚地听清楚,你应该在离开前要求它。我以为一切都已经解决了。”由于频繁的访问,派出所工作人员几乎认识他并在他们看到他时与他交谈。

起初,在警察局负责张惠鹏案的刘警官要求他找到预审人员。但是,预审人员告诉他,他们没有撤销权力,犯罪记录的信息是在公安部门的统一管理下进行的。

9月23日上午,张惠鹏看到了派出所所长。钱主任告诉他,他在公安网上撤销了他的有罪判决,但取消犯罪记录更加困难。不过,这位钱的董事也表示,他会帮助他将相关材料交给上级,“但最终是否可以撤销是不确定的。”

在被判刑之前,张惠鹏从2012年7月13日起因犯罪被拘留一周。张惠鹏希望他的记录能够完全消除。他考虑了很长一段时间:“犯罪记录将跟随我一辈子。例如,即使我可以回去工作,如果有重大活动需要安排人们做保安工作,因为我有不好的记录,我没有机会参加这些活动。“

没有具体规定可以取消刑事拘留记录

北京日报记者咨询相关知情人后了解到,由于证据不足,可以根据怀疑原则撤销犯罪记录,可以撤销犯罪记录。但是,犯罪记录确实存在许多问题。在这方面,基层派出所的许多警察也不一致。有些人认为要求撤销期可能需要很长时间。但是,大多数人认为刑事拘留记录只是公安部门持有的工作记录信息,需要撤销记录。缺乏文件,但几乎所有民警都表示他们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

北青日报记者了解到,公安网作为公安工作的局域网,对外界保密,因此普通民众无法查询刑事拘留记录。但是,由于安全行业的特殊性和高要求,只需要注意雇主是否有犯罪记录。事实上,在许多省份和城市发布的文件没有明文犯罪记录,刑事拘留记录不能作为犯罪记录证明的条件。以江苏省2009年发布的《公安派出所出具违法犯罪记录证明工作规范(试行)》为例,第5条规定“犯罪记录不包括刑事强制措施,如拘留,保释待审,居住监视,刑事拘留,逮捕等”。

校长已经签发了无犯罪记录证明。事实上,刑事拘留记录只是公安所持的工作信息,一般不影响就业。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受害者是安全公司的一名员工,保安人员。该行业对从业人员的高要求以及行业与警方之间的密切关系,因此犯罪记录将影响他。“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对犯罪记录问题有相应的规定,但在网上取消公安的情况。刑事拘留记录也缺乏相关的明确规定,因此在具体实施中会遇到。

北青日报记者获悉,警方已收到张惠鹏的申请和法院的来信。 “我们现在也非常重视这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涉及法律法规中的专业问题,所以它也和上级一样处于同一法律体系中。如果各部门一起研究,我相信最终的结果将很快根据法律给予,“熟悉此事的人士说。

张惠鹏说,他一生都不想记录糟糕的记录。 “既然我已经被无罪释放,为什么我要在我的记录上留下污点,不仅我必须在我的生活中承担这个记录,我的孩子,在他们就业,出国等等都会受到影响,我很担心。“

我必须回到安全公司争取基调

北青日报:保安公司对政治审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你为什么要回安全公司去上班?

张惠鹏:我以前在保安公司工作得很好。我非常喜欢这份工作。我一天工作六小时,一个月两三千元,我还有吃饭的余地。下班后,我也可以出售和唱歌赚钱,之前安排在银行做保安,因为我喜欢唱歌,我可以唱歌,加入银行的艺术团,我参加的大大小小的表演,很多人都认识我领导还说我喜欢我,当时我做得很好。当我担任保安时,我参加了2008年奥运会和60周年阅兵的保安工作。我感到非常自豪的是,这项工作让我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我当时很珍惜我的工作。

北青日报:你回到保安公司是什么意思?

张惠鹏:因为我被卷入此事,许多同事看不起我,对我不满。既然我被无罪释放,我想回去再次证明自己。说实话,我的一些同事不相信我被无罪释放。也许我想要喘口气。我现在带着我在担任保安时穿着安全服的照片,以及我参加各种表演的照片,其中有几十个我随身携带。我认为这是我的“黄金时代”。

北青日报:如果不能消除不良记录,你又不能回到保安公司,你有什么计划吗?

张惠鹏:如果我20多岁,我不怕。我还有10年的时间浪费。如果我40多岁,我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因为我的生活已基本形成,但现在我已经30多岁了。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这仍然是一个黄金时期。我不想毁了自己。当我以前担任银行保安时,我自己也学到了很多关于金融的知识,并阅读了很多关于金融的书籍。我正准备拿到金融业的资格证书。我将来会继续学习这些知识。我认为我原来的工作是给我最好的环境,如果保安公司不能接受我,我打算通过劳动仲裁与单位协调,尽快重返工作岗位。如果这条路不起作用,我打算再次上诉。

取消刑事拘留记录专家也存在争议

鉴于目前的刑事拘留记录尚未被删除,张惠鹏的辩护律师谢桐祥认为,既然他被判无罪,这表明原判有罪,张惠鹏无罪,那就错了因为这个案子而犯罪逮捕他。除了取消其有罪判决外,应予以纠正,因为本案引起的刑事拘留记录也应予以删除。

与此同时,谢桐祥还表示,法院对张惠鹏的国家赔偿决定提供的赔偿包括对刑事拘留日的赔偿。 “由于刑事拘留也算在国家赔偿中,刑事拘留也是错误的,应当删除刑事拘留记录。

对于这一点,代表年斌和陈夏莹的律师吴国珍表示,应该撤销刑事拘留记录。 “任何未被判有罪的人都应受到法律的平等对待。”不愿透露姓名的法律专家也表示,建议在无罪释放后删除互联网上的所有不良记录。法官说:“感觉不太合理,建议将其全部删除。”

然而,着名的刑法专家洪德德认为,由于证据不足,刑事拘留记录无法取消。洪先生说,在某些情况下,当事人的情况符合刑事拘留的条件,但他们没有资格被定罪。在这种情况下,可以删除犯罪记录,并且刑事拘留是合法的,没有必要将其删除。

案例审查

4次试验后无辜

收到国家赔偿超过10万元

事件发生时,张惠鹏是北京一家保安公司的安全班长。与张惠鹏相互冲突的一方是同一单位的保安人员。 2011年5月29日,张惠鹏下班后回到宿舍,因为内政与这位同事发生争执,然后他们相遇了。之后,该同事被医院诊断为右手第五掌骨骨折,并通过法医鉴定被确定为轻伤。同事说,他的骨折是张惠鹏的瘀伤。

张惠鹏否认了这一点。他认为,虽然他与同事有过身体接触,但同事不会造成轻微伤害的后果。同事在事发当天没有接受治疗。事故发生后,另一家医院做了骨折诊断。

一份安全证词说,一名与张惠鹏打架的同事事后右手受伤。事后赶到宿舍的两名公司人员说他们没有看到同事在现场受伤。

2012年7月13日,张惠鹏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0日,他被保释候审。之后,他回到工作岗位去上班。

2013年7月,一审法院作出判决,发现张惠鹏因内政问题与其同事潘某发生纠纷,右手引起潘氏第五次手掌骨折,并因故意判处张惠鹏一年有期徒刑伤害。法院认定,潘的经济损失包括医疗费用和损失的时间,总计超过18,000元,由张惠鹏补偿。

在判决当天,被保释的张惠鹏被法院逮捕并被拘留在拘留所。潘某和张惠鹏不同意判决并提出上诉。 2014年3月27日,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原判决被撤销,并以事实不明,证据不足为由重新送交再审。

2014年12月3日,在初审法院重审后,张惠鹏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一年徒刑。附带的民事判决已经改变。对于潘的损失超过18,000元,张惠鹏赔偿了1.3万元。北京安防服务公司宣武分公司因管理中的某些故障赔偿了5600多元。

2014年12月8日,张惠鹏的总拘留日达到一年后,他被保释候审。

张惠鹏的辩护律师谢桐祥认为,原判断发现事实不清楚,证据不足。潘的右手骨折不是张惠鹏造成的。毫无疑问,根据法律原则,张惠鹏没有被无罪释放。

2015年6月19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作出终审判决。法院认为,原始公诉的事实和原审法院的判决认定张惠鹏的故意攻击不明确,证据不足。他应该依法被判,并宣告张惠鹏无罪。

2015年8月7日,张惠鹏接受了无罪判决,并向判处他有罪的一审法院申请国家赔偿。一审法院于9月18日作出国家赔偿决定,并决定由法院向张惠鹏支付10万多元。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