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hbzjw.net!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不婚的婚姻专家》最新章节。

苏卓只是双目炯炯的盯着七先生的步点看,神情轻松中略含不屑,三个阴冷的黑袍人也像什么都没看到一样,步铁衣与残血见到三人的模样,自知不需两人动手。

七先生咬着牙艰难的冲至离苏卓只有三丈的距离,胸中一阵气闷传来,知道再也无法撑下去,咬紧牙关祭出了一道青色令旗,左手四指虚抓,拇指内扣捏雷印,掐指成雷诀,右手中的令旗猛然朝前一甩,怒喝道:“六丁六甲,天罡地煞,唤雷母夔龙调离六宫,请摄六天神君,赐弟子五雷正法,惩凶灭邪,急急如律令,赦!”

伴随着七先生的雷诀秘咒,甩出的令旗忽然发出一声霹雳巨响,浓浓的白雾升起,忽然从雾影里闪出六尊金光灿灿的金甲天神,晃悠着手中的雷槌猛然朝苏卓轰去。

无数的青光电芒乍然响奏,随着金甲身的雷槌乱轰,惊雷怒劈惩世,望着漫天而降的青光电雷,苏卓忽然从口中喷出一股宛若来自九幽的阴森声浪,一抖长袍,张开双臂直迎天雷。

苏卓发出的声浪层层叠叠,仿若实质的在头顶形成了一堵气墙,青雷下劈,碰到镜面一般的气墙纷纷折射而回,反而一股脑的轰向了正挥舞雷槌的六位丁甲神。

“噼噼叭叭”一阵刺人耳膜的爆响,六位丁甲神转瞬被五雷轰成朝八方碎溅的金色光粉,七先生精气神一直锁定自身祭出的雷诀,受到破咒的气机感应,“呀”的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四肢抖筛般的剧烈颤抖开来。

“嘭”的一声闷响,被五雷之威反噬自身的七先生随着体内亮起的一团青芒,肉身霎时炸裂,暴成一团团纷飞的碎肉骨粉。

苏卓脸容肃穆,缓缓地收回双臂,正在收功的关头,瞅准这个机会的钟道临低声朝蓝月牙吩咐道:“你帮这些人解毒,擒贼先擒王,我去把苏卓拿下。”

说罢忽然从地上窜起,贴地疾冲而上,以顺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取苏卓。

苏卓旁的三个巫教长老同时睁开了微闭着的双眼,在钟道临发难的瞬间反应过来,不约而同的将一身黑袍朝钟道临卷去,同时唤出道道黑雾将苏卓所在的整个地方笼罩起来,六只棘爪一般的枯爪同时朝偷袭之人的头皮抓去。

钟道临暗叫一声可惜,没想到这三个看似树桩般的黑袍人,居然比一旁的步铁衣跟残血还快一线反应过来,明知贸然闯入黑雾之中要吃亏,干脆一转身形朝三个黑袍人扑去。

人未至,便是一道黑白相间的劲气,如双龙般纠缠着冲三人卷出,对头顶正罩向自己的三朵黑云般的黑袍,看也不看一眼。

这还是钟道临首次化掌为剑,使出这招天剑十八诀中的阴阳诀.??一寒一热,一阴一阳的如浪劲气与三双枯爪电光火花间对撞在一起,“嘭”的发出一声劲气交击的闷鸣,三个黑袍人被震的口喷鲜血,倒飞而回,三个正在空中舞动的黑袍同时不受控制的飘落下来。

钟道临知道偷袭苏卓的最佳时机已经失去,刚才的一掌耗费了他不少的真元,索性站定身形开始调息起来。

突逢变故,已经抽出长剑准备攻敌的步铁衣,一看到偷袭苏卓的居然是那个在皇陵中,给自己带来噩梦般感觉的紫发小子,立马见了鬼般恐惧的惊叫起来,吓得手一哆嗦,赶忙撤剑朝后退去,见一旁的残血已经不知死活的扑上,不忍目睹的闭上了眼。

“嘭!”

又是一声闷哼,紧接着是一阵骨骼寸断的炒豆脆响,残血扑出去的快,回来的更快,跟钟道临稍一接触便是一声惨叫,打着横的狂喷鲜血,从步铁衣头顶飞了过去,直落到了几人身后不远的悬崖外。

惨叫声由近至远,由高至低,渐渐消失无声。

步铁衣不用看就知道残血完了,见钟道临仍是一副轻松的模样,头皮发麻道:“你小子居然没有中毒?”

钟道临嘴角一掀,轻蔑的笑了笑道:“古墓中你逃的倒是快,动手前先问个事,钟某让梅冰蓝给花灵儿师傅带的话,究竟传到没有?”

正在给勃尼解毒的蓝月牙,听到钟道临提起自己姐姐的名字先是诧异,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可怕的后果,浑身痉挛的抖动了一下,停住不动了,她知道自己姐姐化名“梅冰蓝”,不过是把“蓝冰梅”三字反用,为的就是去做一件关于正道沉沦的大事,可这一去竟成永别,难道是?

步铁衣此时恰好说出了令蓝月牙为之心碎的一句话:“阁下亲手格毙墨白与梅冰蓝后,梅冰蓝的元婴确是已经把信传回,至于其他,就不是在下所能知道的了。”

步铁衣神态恭敬,已经从花灵儿处知道了钟道临在魔界的身份,那个如今已经成了令魔界之人谈之色变的头号凶地,那个专门出产流氓凶人的黑巢大首领。

更何况此人几招间格毙六个宫主的情形,仍旧历历在目,这不残血又是一招便摔下山去了,步铁衣可不愿意做第八个,第一重天的十二宫宫主差不多要绝到此人手里了。

魔界之中最重实力,步铁衣说到底不过是个一重天的宫主,见了钟道临这种手握重兵的七重天一方霸主,不心头打鼓都难。

噩耗传来,杀死姐姐的人居然就是自己的心上人,蓝月牙心口像是被巨锤猛砸一计,脑际一片空白,剧烈颤抖不已,看向钟道临的双目顿时射出了不可置信的茫然之色,俏脸煞白,“噗”的一声,扬头喷出一口淤血,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钟道临余光中见蓝月牙突然喷血摔倒,还以为是她盅毒发作,顾不得再问步铁衣,立刻幻化身形闪至蓝月牙身旁,用双臂托起蓝月牙的娇躯,慌道:“月儿,醒醒,你怎么了?”

说话间,托着蓝月牙后背的掌心送上了一道真气。

蓝月牙在钟道临的臂弯中悠悠转醒,睁目见到钟道临焦急的模样,再想到苦命的姐姐,一时间面如死灰。

想到这些日子来支撑自己坚持活着的红绳如今寸断,紧咬的嘴唇硬是被牙齿咬出了鲜血,仍是不所觉得盯着钟道临,那眼光让钟道临感觉是那么的熟悉,就好像前世轮回中淫贼面对自己被蹂躏的妻子眼中的目光,是那么的让人绝望,迷茫,苦痛,心如刀绞。

“你喜欢我吗?”蓝月牙忽然仰头天真的问道。

钟道临迷惑不知为何蓝月牙有此一问,点了点头。.??“喜欢我的哪里?”

“都喜欢”

蓝月牙孩子般的笑了,指了指自己的脸蛋,撒娇般的娇笑道:“月牙脸蛋美么?

钟道临茫然的点了点头,不知道蓝月牙要干什么。

蓝月牙听到钟道临的回答,满意地点了点头,忽然抽出大腿外侧绑着的小刀,那是苗人女子护卫贞节的刀。

只见一道寒光从钟道临面前闪过,蓝月牙卧刀狠狠的划过自己脸庞,割破的血肉顿时外翻出来,殷红的鲜血冒出,整张脸布满流血刀痕,狰狞一片。

“月牙,你干什么?”

钟道临惊呼一声,刚想要把小刀夺过来,却被持刀抵住自己脖子的蓝月牙挡住,仍旧冲钟道临凄美的轻笑道:“月儿现在还美吗,你还会喜欢我吗?”

钟道临悲痛欲绝,知道蓝月牙内心极为倔强,不敢再贸然夺刀,只是双手抱着脑袋不停点头,痛呼道:“喜欢,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月儿,你究竟怎么了?”

此时,蓝月牙被鲜血蒙住了双眼,透过鲜血看外界,入眼一片艳红,喃喃道:“真的吗?不管我是什么样子?”

“真的”

钟道临悲痛的跪卧在蓝月牙身前,看到蓝月牙的惨象,热泪忍不住涌出道:“无论美丑,无论善恶,无论贫贱…就算我的月儿被全天下人视作毒女妖邪,我也宁被全天下人唾骂……真的,不论今天明日,还是转世轮回,生生死死,永不相弃,海枯石烂,誓不相离……”

第一时间更新《不婚的婚姻专家》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总裁,重新从心爱你

锦霏飞飞

卿本红妆

指尖万象

生在林里满山跑

叶子玮

8090年代的零食大全怀旧

兔子急了

安居山林当猎户相似的空间文

嘤年早肥

恶男种田记

锦华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