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hbzjw.net!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聚散两依依的义是什么意思》最新章节。

“多谢林先生提醒,可惜,我不需要朋友!”

林厉冷哼一声,重重将手中的雪茄丢在地毯上,转身走向门口。

“我们走!”

手下小跑过去,拉开房门,几人迅速离开,摔门而去。

“方先生!”郑奇抬手抹掉唇角的血水,“我……我没有出卖你,只是技不如人!”

按照方谜的要求,他一直在查林厉的事情,结果反倒被对方抓住。

尽管对方严刑逼供,他却并没有出卖方谜半个字。

“我知道!”

方谜站起身,走进书房。

片刻,捏着一沓现金出来,递给他。

“离开这里,换个地方谋生吧!”nbsp;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郑奇没有接钱,而是不解地看着他。

“方先生,您这是?”

方谜拉过他的手掌,将钱放在他的掌心。

“我很感激你对我哥的忠诚,也谢谢你帮我那么多事情。现在,你已经是我的累赘,我不再需要你了。”

听到“累赘”二字,郑奇一阵汗颜。

“我的命是方哥给的,帮方哥报仇也是应该的,这钱我不能收。”

“随便你!”

方谜看也没看他,弯身捡起地毯上的雪茄丢进垃圾桶,他转身走向主卧。

“走的时候,帮我关门。”

自始至终,他的语气都没有太大波动。

不论是面对林厉,还是郑奇,都一样。

仿佛,这世间一切,他不过都是局外人。

走进浴室,洗净两手,他抬手抹掉眼睛里的黑色隐形眼镜。

银眸注视着那块早已经停走的旧手表,男人一直平静的眼眸里,这才染上一些情绪。

“这次,我看在你的面子上不杀他,希望他不要再来招惹我!”

楼下。

手下拉开车门,林厉沉着脸坐进车子后座。

抬起手指,抚了抚颈部。

刚才那一刀,方谜并没有要他的命,但是他的颈部皮肤上依旧留下一道浅浅的伤痕。

手指抚过,热辣辣的疼痛。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贴身保镖阿力,转过脸来看看他的表情。

“要不要安排人手除掉他!”

林厉摇摇头,“先不用着急。”

“他不像是容易被收买的人,又没有什么软肋,只怕很难被我们所用,您为什么还要留着他?”保镖阿力的语气中透着不解。

“他这次回来,明显是为了复仇而来。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留着他还有用。”

“只怕,他想要除掉唐墨沉,并不容易。”阿力道。

“不管是他除掉唐墨沉,还是唐墨沉除掉他,对我们都是好事。”林厉阴阴一笑,“我们现在,只需要坐山观虎斗,恰当的时候添把火、加点油,等到他们两败俱伤的时候,我们再出来收拾残局!”

阿力笑着点点头,片刻,又担心地转过脸,“这么久,他都迟迟没向唐墨沉动手,不会是发现了什么疑点吧?”

“如果真是如此,刚才这一刀,他会直接要我的命!”林厉略一沉吟,“不过,我们可以想办法推他一把。”

“您的意思是?”阿力不解地问。

“他想低调,我们偏偏不让他低调。到时候,他在龙城呆不下去,就不得不向唐墨沉出手。”林厉侧眸看看窗外,“明天晚上,你再去杀一个人。”

“谁?”

“夕阳红养老院院长,宋德清!”

“宋德清?”阿力重复着这个陌生的名字,“他也是您的竞争对手?”

“一个以前的老熟人。”林厉瞳孔缩紧,“我要他活不过六十岁,所以……你要在他吃生日蛋糕之前,要他的命。”

“这一次,也是满门抄斩吗?”阿力阴笑着询问。

林厉冷笑,“拒我所知,这个老家伙家里好像也没有别人了!”

“还要用手术刀?”

“无所谓!”林厉脸色一沉,“总之,我要他死得痛苦一点,不……是越痛苦越好!”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当晚,唐墨沉回到唐宫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轻手轻脚地上楼,轻轻推开卧室的房门,一抹灯光立刻从门内透出来,投在他的身上。

卧室内,裴云轻拥被而坐,膝盖上放着电脑。

他迈步走过来,在她身侧坐下。

“怎么还没睡?”

“睡不着。”

抬手扶住她的小脸,他皱眉开口。

“我不该带你去现场的!”

第一时间更新《聚散两依依的义是什么意思》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咽喉呜咽吞咽的拼音

奕算

我真不是炫富

小鱼胖子

一梦几千秋

口呆不说话

云计算分为哪三种

胭脂蔻

严先生,余生请指教

桐小夏

诸天世界大老板

君临之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